政策解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聚焦金晖 > 政策解读 >

跨过“三八线”的朝鲜,一些你不能不知道的数据和可能性!

时间:2018-04-28 17:25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金正恩重复了56次“经济建设”!

 

  朝鲜局势变化之快令人瞠目,也让全球震动。

  2018年4月27日,韩国总统文在寅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韩朝边境板门店“和平之家”举行首脑会谈,会谈结束后双方签署了《关于实现半岛和平、繁荣及统一的板门店宣言》:

 

“宣言”的内容包括:

1、宣布停止一切敌对行为;

2、争取在年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;

3、半岛不再有战争;

4、5月1日起停止边境喊话;

5、8月15日举行离散家属团聚活动;

6、商定文在寅今秋访问平壤;

7、为了构建永久及巩固的半岛和平机制,努力促成韩朝美三方会谈或韩朝美中四方会谈;

8、韩朝一致确认了通过完全弃核实现半岛无核化的共同目标;

9、通过定期会谈热线通过随机磋商。

 

 

  在金正恩、文在寅携手跨过“三八线”,实现半岛历史性突破之前,朝鲜的改革决心已经一览无遗。

 

  此前,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上宣布:

 

 “从21日起将不再进行任何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发射,废弃朝鲜北部核试验场。只要朝鲜不受核威胁挑衅,朝鲜绝对不使用核武器,不泄露核武器和核技术,集中全部力量发展经济,并将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积极展开紧密联系和对话。”

 

  金正恩还在会议上宣布,要把经济工作放在党和国家一切工作的首位,强调“这是新的战略路线”。

 

 “经济建设”一词,在他的讲话中重复了56遍!

  即将与金正恩举行会晤的特朗普,则在第一时间回应称:这是好消息,是一个巨大的进步,期待我们的峰会。中韩俄等相关国家也迅速给予积极评价。

 

  引人注意的是,朝鲜是在金正恩访华、美国候任国务卿蓬佩奥密访平壤之后,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会议这样重大场合上,宣布停止核试验并转向经济建设的。

 

  这显示朝鲜此举并非单纯的谈判策略,很可能是真的想明白了,要动真格的。

 

  应该说朝鲜距离成为非核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但不管怎样,此举是向国际社会发出了更加清晰明确的和解、对话信号,表明了对外开放的意愿。未来,朝鲜很可能将把主要精力转向经济建设,适时启动新一阶段改革。长远看,它更有机会成为东北亚地区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 

  之所以做如此判断,是因为朝鲜有良好的经济基础。

 

1953-1970年:远东奇迹

 

  朝鲜半岛在被日本统治期间(1910年—1945年),北部因靠近中国得到了更多开发,修建了大量的水电站和煤矿,经济基础远远好于南部。1953年朝鲜半岛实现停战后不久,朝鲜就开始规划经济重建。

 

  战争结束后的10年间,朝鲜经济年均增长率高达25%,当时在全球也首屈一指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朝鲜与日本并称为亚洲的两个主要工业国家,是东亚地区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。西方媒体甚至称朝鲜为“远东发展的一个奇迹”。

 

  期间有个插曲:朝鲜男足曾在1966战胜意大利队打进了世界杯八强,差一点就进了四强,这一成绩过了将近40年才被韩国突破。这也从侧面体现了当时朝鲜的国力。

 

  1970年,工业在朝鲜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已经达到65%;远高于同年中国36.6%的数值。70年代上半期,平壤的工业生产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2.8%。

 

  在农业领域,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,朝鲜粮食实现了自给自足并部分出口。全国装备6万台拖拉机,插秧的95%和收割的70%农活实现机械化,全部耕地的70%实现了灌溉。即使在苏联已经解体的1993年,其粮食产量仍然创造了913万吨的最高纪录。

 

  在工业和农业都取得长足进步的基础上,朝鲜城市化人口比例在上世纪80年代初已达70%。相比之下,1978年中国城镇化人口比例为17.9%;2011年末才首次突破50%大关,但仍未达到朝鲜30年前的水平。

 

  朝鲜的人力资源基础相当不错,高度重视教育,实行全民免费教育制度。多年来,朝鲜还一直保持着15岁以上成人识字率100%的纪录。即使在严重经济困难之际,朝鲜仍然尽力在教育和医疗保障两个方面维护其人力资源,其婴儿死亡率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也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。

 

  一般认为,1979年的朝鲜已是一个准现代化国家。而战后朝鲜经济能飞速发展,得益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正确决策,确定了农、轻、重以及军事工业发展的适当比例;相对和平稳定的内部及周边局势;来自中苏两国的大量援助;自然灾害较少以及健全的农田基建设施。

 

  但是,在苏联解体、“冷战”结束后,朝鲜的经济状况急转直下!

 

  因无法再得到来自苏东国家的援助和易货贸易,外汇储备越来越少,原料、燃料和原油的进口锐减,工厂开工不足;因俄罗斯不再提供化肥,导致农产品供应不足,燃油不足又迫使机械化的农场重新回归手工劳动。

 

  1994年以来的连续洪水造成全国范围的灾荒,更让朝鲜雪上加霜。加之土地退化,90年代中期朝鲜的粮食产量下降到70年代的一半,大面积饥荒一直持续到1997年。

  这一阶段,金日成逝世加上所谓“三年自然灾害”,朝鲜政府称之为“苦难行军”。粮食配给的公共分配体制开始崩塌。

 

  尽管如此,整体看来,朝鲜仍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(已探明矿产资源种类多达300余种,潜在总价值超过2万亿美元)和廉价劳动力,成本优势明显。其国民素质和科技水平都有很高的水平,拥有相对独立的工业体系。朝鲜劳动党和政府的组织力、动员力与贯彻力也超强。

 

  这从以下事实可以得到印证:在国内经济极端困难、国际环境极度孤立的情况下,朝鲜自己搞出了原子弹,并掌握远超韩国的弹道导弹研发、制造能力。它还拥有一支令人生畏的“网军”,其独创性及技术水平令国际专业人士吃惊。

 

  此外,中国作为它身边的“老大哥”,也可以提供丰富的“中国经验”供其参考借鉴,少走弯路。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和过剩资本,可以给朝鲜发展经济提供足够的资金、技术和和市场。

 

  因此朝鲜完全具备经济再次起飞的潜力和可能。

 

  事实上,市场经济在朝鲜早已悄然进行。

 

市场化程度已超过

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

 

  不论是已故的金正日还是现在的金正恩,都希望结束半岛的战争状态,汲取中国经济改革的灵感,搞活贸易投资,提振国内经济。

 

  金正日生前就曾数次访问中国,到大连、天津、北京、深圳等地参观考察科技及经济情况,学习改革开放的经验,探讨国企改革的方式。

  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朝鲜已经出现了市场化经济的影子,主要以灰色经济的形态存在。美国布鲁金斯学者海西格和欧(Ralph Hassig and Kongdan Oh)2009年出版的《朝鲜的隐形人:隐士王国的日常生活》,以“隐士王国”来形容朝鲜:

 

  “平壤大街上的市民们表面上都包围在没有差别的蓝蚂蚁外衣下,但是仔细分辨,会发现其中一些在使用蓝牙耳机,一些人脖子上挂着金项链,女性手上的挎包也能依稀分辨出欧美的名牌。这些静悄悄的变化几乎每天都在增加,以至于,朝鲜人自己都已经把平壤、罗津等地出现的新富称为‘金主’阶层,代表着朝鲜社会生活中一个新兴的中产阶级。”

 

  “苦难行军”期过后,集体分配体制开始瓦解,市场经济在朝鲜开始加速。根据韩国首尔国立大学Byung-Yeon Kim教授等人2017年的测算,灰色经济已经占朝鲜GDP近70%,几乎完全取代了传统的公共分配体系,占据朝鲜国民收入的大半。在一些特区城市和边境城市,参与率甚至接近90%,只有特权阶层聚集的平壤,居民市场参与率最低,约55%。

 

  如今,朝鲜人的经济意识也发生了相当大变化,与之前依靠国家相比,更偏向于依靠个人、依靠市场化的意识。“有偿劳动”、“财产所有”的意识不断得到强化。

 

  用朝鲜人自己的话说:看待家庭出身重要,但赚钱的能力已经比社会背景更重要。

 

  延边大学东北亚研究院院长金强一表示:“朝鲜的市场经济意识比我们改革初期要强,今天的市场化程度已经超过中国上世纪的80年代。”

 

  市场化经济还延伸到房地产领域。

 

  朝鲜市场化发展了30年,一般的朝鲜市民中已经出现“钱主”等阶层。为了消化在市场化发展的过程中累积的外汇资金(通过对外贸易和海外劳工赚取的外汇),朝鲜将这些地下的外汇投资到地面上,主要方式就是房地产。

 

  如今,朝鲜私人公寓楼早已雨后春笋般涌现。2010年平壤的公寓价格已经达到每平方米3000元人民币。到2016年,一些消息显示平壤房价涨到了每平方米5000元,与鸭绿江对岸的中国丹东房价相近。

 

  按2008年朝鲜人口普查,该国有81.9%家庭居住于一房住宅。住宅有可供沐浴的厕所者不足58.3%;即使有暖气供应,92.2%都是用炭和木材发热。朝鲜2016年提出,10年间要为100万户提供现代化住宅。据韩国方面的估算,朝鲜要2030年达到100%住宅供应,每年住宅建筑费用相当于60万亿韩元,市场空间巨大。

 

金正恩时代迎来“改革开放”

  2011年,金正恩上台后提出“大米比子弹更珍贵”,将增加粮食生产视为朝鲜经济的重中之重。这也被认为是突破先军政治束缚、以经济发展为先的标志。在2013年3月召开的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七届二中全会上,朝鲜公布了发展核武器和建设经济的“并举路线”。2016年,金正恩明确提出“先经战略”,对之前的“经核并举”又有明显调整。

 

  金正恩对国家经济运行体制进行了一系列“革新”,土地承包、企业扩权并且建立特区和开发区。2012年以来,朝鲜综合市场的数量也不断增多,并且放宽了对允许出售的工业品和经商人员年龄等方面的许多限制。

 

  据俄罗斯《消息报》报道,朝鲜所有企业,现在都可自行计划生产,只需将计划通报上级单位即可。一旦他们完成了国家分配的定额,其余部分可以自由地在市场上出售,可以与供货商和顾客讨价还价。所获得的资金(有时是美元或人民币),用于购买原材料、发展生产基地和支付人员工资。

  即便是朝鲜国企,同样可以通过分支机构在其他领域进行投资。比如朝鲜航空公司就投资了饮料业和出租汽车行业。

 

  农业也不例外,为公营合作社工作的农民可以在自己微小的自留地上耕种,然后可以把出产的产品卖给所谓的“黑市”,这种黑市在朝鲜的所有城市存在。

 

  与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类似,朝鲜的改革也力求稳健。如搞“土地承包”但并不解散合作农场;鼓励企业灵活经营但并不改变产权属性;建立特区、经济开发区,但采取“鸟笼式”的开放。

 

  金正恩尤其重视让民众吃饱饭的问题,他明确提出“要以农产、畜产和水产为三大支柱解决吃饭问题,将饮食生活水平提升一个层次”。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他表示,要打开带动国家经济全面发展的重要突破口,从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;在达到粮食生产既定目标的同时,也要扩大畜产、水果、蔬菜、蘑菇等经济作物的生产规模。

 

  朝鲜还全面设立了经济开发区。

 

  在本世纪初,朝鲜就在新义州建立了开放型特区,引入外资促进经济发展,后来又在罗先和开城分别设立自由经济贸易区和工业园区。

 

  2013年5月,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宣布出台《经济开发区法》。根据开发区法,朝鲜鼓励外商、外资在开发区从事投资开发,外商以及外国团体可在开发区内设立公司、分公司和办事处,自由进行经济活动。

 

  同年11月朝鲜颁布政令,设立13个经济开发区,2014年增设六个,2015年再增两个(咸镜北道庆元经济开发区、两江道茂峰国际旅游特区),至2017年底又设立了江南经济开发区。截至目前朝鲜共设立了22个经济开发区,涵盖工业、农业、旅游业、出口加工、高新技术等不同行业。这在某种程度上显示了朝鲜全面推动国内经济发展、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的迫切愿望。

 

 

 

基本宏观数据

 

  从1981年起,朝鲜便停止公布政府当年预算的总额,而是公布预算增长的百分比。加上缺乏透明度,外界很难对该国的经济实情进行准确的判断。在研究朝鲜经济状况时,外界通常会参考韩国公布的朝鲜经济指标推测数据。

 

  韩国发布的“2017年朝鲜主要统计指标”显示,朝鲜从1990至1998年连续9年GDP负增长,2011—2015年的GDP增长率分别为0.8%、1.3%、1.1%、1%、-1.1%。2016年经济增长率达到3.9%,较上一年大幅改善。出口贸易总额则由2010年的18.3亿美元增长到了2015年的28.3亿美元。

 

  2017年朝鲜政府公布的预算重要指标有:

 

  1)政府收入增加。朝鲜政府为2017年财政年度开始时设定了3.1%的增长目标,后来向上修改为4.9%。今年的增长预期为3.2%,政府开支将增加5.1%,同一年前的5.4%相比有所降低。

  

  2)中央政府将近四分之一的财政依赖地方政府。目前中央政府的财政收入占全部的73.9%。专家猜测其余部分则来自活跃的、半官方的市场经济。

 

  3)朝鲜的军费开支保持在去年的水平,增幅仍为15.8%。旨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“发展国民经济”运动占整个预算的47.7%。

 

  《朝鲜经济观察》网站的副主编希伯斯坦(Benjamin Silberstein)认为,该数据说明朝鲜的经济保持了增长,但也不能说朝鲜经济发展健康稳健、或者制裁完全不产生影响,政治上也很难看出国际制裁让朝鲜社会出现崩溃的迹象。

  

  根据相关统计,截至2016年末,朝鲜总人口为2490万人,较同期吉林省常住人口总数少263.3万人,约为韩国人口的一半。2016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约合人民币2205亿元,为2016年吉林省GDP的14.8%,不足韩国的1/45。朝鲜人均国民收入约合人民币8163元,较弱于贵州省2008年人均GDP水平,约为韩国的4.5%。

 

▲朝韩主要经济指标比较,资料来源:浙江证券

 

 

朝鲜将会有哪些经济看点?

 

  朝鲜无疑仍是一个相对封闭、缺少透明度的国家,难以准确预测其改革开放的路线图和时间表。但这不妨碍我们根据它的现状和其他国家的历史经验,做一个简单却符合逻辑的推测。

 

  1、启动一批基建项目。朝鲜国内市场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区域网,也曾经建立起较为完整的铁路、公路、水路、航空综合运输体系,但它们将无法满足未来的需要。整体上朝鲜基础设施不足,其中能源领域的问题尤为突出。吸引外部资金投资本国的基础设施,将是朝鲜经济政策的一个重点。这方面,中韩日等国都会参与,亚投行也有可能吸纳朝鲜为会员国,为该国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、技术援助。

 

  2、传统工业方面,钢铁、水泥、汽车、建筑材料、日用消费品、食品等众多领域,大量生产设施、技术和装备需要更新改造。服务业方面,旅游观光、科技资讯、物流等方面,同样将给外资提供大量机会。

 

  3、改革本国的财政金融体系,发展资本市场,重回国际金融市场。这方面,美中两国的作用至关重要,中国甚至可能联合相关国家建立一个东北亚金融合作机制,或直接设立“东北亚发展银行”之类的金融机构,帮助修复朝鲜的金融体系。

 

  4、借鉴中国的经验,吸引制造业投资,扩大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换取外汇,将是较长时期内朝鲜对外经济政策的重点。中韩等国的中低端制造业的一部分,也将向朝鲜转移。为了具备承接能力,朝鲜将有必要在贸易、投资,产业园区等方面制定一系列鼓励政策,加快特区建设,并让已经半死不活的中朝罗先经济特区、中朝黄金坪经济区、朝韩开城工业园“复活”。

 

  5、推动图们江开发。中朝双边贸易投资活动将再度活跃,边境口岸进出口量激增,国内丹东、珲春口岸必将更加繁忙,承担更多的货运量。同时,朝鲜将有更大动力联合中俄,推动图们江地区的实质性开发,使图们江地区变为东北亚重要的物流周转中心。这对中国来说意义重大,可保障东北三省坐拥一个出海口。

 

 

  6、加大能源领域投资,争取成为俄国油气资源向东亚地区输送的重要中转站。这不仅可赚取“能源过路费”,更提高了朝鲜的能源安全。届时来自俄罗斯的原油、天然气可以更稳定地供应给中日韩三国。

 

  回顾中国的历史可以知道,改革开放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,涉及党政军各权力部门、各利益集团的调整和重新分配,还需要改革国家治理体系,改革经济、社会管理体制。这方面朝鲜国内势必将矛盾、冲突不断。对于国外投资人来说,则有必要持续跟踪研究相关政策和形势的变化,规避风险,寻找机会。

 

 

来源:新财富

 

 

 


投诉